夜雨聆风。

这个酷哥还没有个性的介绍。
(链接被吞的话可以微博搜索霖雨闲鹤z噢)

【all耀】鸟塔利亚(1)

内容如标题,大家都是各国国鸟。

联耀+极东。

暖金色的阳光洒进黑塔森林,王耀在睡梦里皱了皱眉,听见耳边婉转的鸟鸣。

"什么啊,亚瑟...又一大早的叫我起床啊。"

王耀迷迷糊糊地从苇塘边站起来,第一眼看见的又是那个热衷于叫他起床的知更鸟小不点。

被叫做亚瑟的知更鸟抖着胸前的红襟羽毛,一板一眼的样子像个小绅士。

小绅士能发出好听的声音,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让人高兴。

"早起对身体好!哼...这么做才不是为了你,都是为了我自己。"

王耀耷拉着脖子,一派没精神的样子。他把头低下去,用红色的脑门蹭了蹭小知更鸟的头顶算作来叫他起床的感谢。

亚瑟愉悦地眯起眼睛,喉咙溢出的叫声很是轻快。

"虽然感谢你每天坚持这么做,但是不要总是自顾自地发表傲娇宣言啊。"

王耀这么说着,迈开长腿走向不远的浅滩。

"我去洗个澡。顺便把我的弟弟妹妹们也叫起来吧,拜托你了,小绅士。"

他走进池塘里,长长的喙沾上水,打理在草地上睡了一晚变得脏兮兮的羽毛。

王耀是黑塔森林里的一只大龄丹顶鹤,养了一窝弟弟妹妹,没什么清闲日子过,每天还要受各种鸟的骚扰。

他叹了口气,展开双翅,振着羽毛抖落水滴,尾部淋湿了的黑色翅羽在阳光下颤动,迷蒙又柔软。

"耀!耀!早上好!"

王耀听见粗里粗气的声音,就知道是谁在和他打招呼了。这声音是阿尔那只白头海雕的,就住在浅滩旁边,一年四季也不挪个窝。

他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羽毛,朝年轻的白头海雕回了句好。

"你好,阿尔小混蛋。"

白头海雕掀开翅膀,速度极快地飞了过来。这边的大龄丹顶鹤还没注意到他的动静,被阿尔撞了个趔趄摔进池塘里。

阿尔倒是兴高采烈,扑腾着棕色的翅膀吱吱嘎嘎地叫。

"耀!一起洗澡!"

王耀生气地踹开未成年的大鸟,恶狠狠地把又沾上的水全部洒到阿尔身上。

"啊混小子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不打招呼地突然冲过来啊!"

丹顶鹤瞪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不再理那只臭小鬼,踱步走出了浅滩。

沿着森林缓缓地散步,头顶突然传来软软的问好。王耀抬起头,看见一只苍鹰站在树枝上向他挥着一只翅膀。

"早啊,小耀。"

王耀扑扇翅膀,慢慢地飞上枝头,纤细的脖子凑过去蹭了蹭高大的苍鹰。

"万尼亚早。"

这只苍鹰叫伊万,是王耀不久前结识的。这只苍鹰比他见过的其他鹰都要高大,也更孤独,一直孤零零地生活在海拔较高的黑塔森林的另一边。

一开始王耀还挺怕他的,但伊万在他面前只吃些小型的鸟类,他才放下戒心成为伊万的唯一一个朋友。相处下来,王耀发现伊万虽然是一只鹰,但性格很温和,声音也软软的能甜到心里去。

"对了,小耀知道吗?我这边来了一个新住客,一只小云雀。"

伊万自然地和他说着最近的趣事,王耀也细细地聆听。

"云雀?"王耀抬起细长的腿,低着头思考,"有只小知更鸟和我说过他有个死对头,最近要搬来黑塔森林,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一只。"

"那只云雀烦得很,叫得虽然好听,可是整天叫,从早到晚都不停。"伊万的语气低沉下来,"万尼亚每天都睡不好,万尼亚想把他吃掉。"

王耀刚想安慰下这只昼出夜伏却睡不好的大鸟,却听见地面上好听的声音。

他往地面上看,正是一只灰棕色的,正翘着头顶冠羽唱歌的小云雀。

他看见了弗朗西斯,弗朗西斯也看见了他。

"嗨~美丽的丹顶鹤,对对,就是你。"

小云雀叽叽喳喳地叫,王耀四处看了看,才想起这里也没别的丹顶鹤了。

"哥哥我正在繁殖期,想找一只漂亮的鸟儿交配。美丽的丹顶鹤啊,你愿意与我共同诞下爱情的结晶么?"

"小云雀,你可看清楚了,我也是雄性。而且你还没我的脑袋大,要怎么和我诞下爱情的结晶?"

王耀觉得这小不点可真逗,好笑地回复他。

小云雀看着丹顶鹤,一双豆豆眼眨也不眨。

多漂亮的鸟儿啊,拥有形状优美的天鹅颈和一双细而长的腿,雪白的羽毛多么圣洁,黑色的尾羽多么高贵,那双琥珀色的眼正看着我呢,就像是闪闪发光的宝石,他额头上的艳丽红色比人类的毒药还要厉害,仅仅是瞧见就能让人沉醉。

"哥哥不在乎雌雄,你这么美,又何须在乎雌雄。哥哥只希望能和你比翼双飞,把爱播撒在世界每一个角落..."

弗朗西斯充满爱意地说着,说完还唱起歌儿来,声音洪亮动人,倒不比某只小知更鸟差。

伊万在一旁听着,脚趾却死死地抓着树干。

万尼亚现在很生气,一只小云雀也敢肖想万尼亚的小耀。万尼亚想把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云雀吃掉。

王耀被这一番话取悦了,决定在伊万手里救下这小鸟一命。

"小云雀,我叫王耀。快往南边去吧,那儿更适合你。"

弗朗西斯朝树上的鹤眨了眨眼,也发现了旁边那只苍鹰的敌意。

哎呀,是只大有追求者的美丽鸟儿啊,不过哥哥也不会输的。

"知道了,我美丽的未来伴侣,我这就往南边去,相信我们还会再次相见。"

弗朗西斯优雅的告别,小小的身体往南边的森林里飞去。

伊万放松了脚下的力度,抱怨似的开口。

"为什么不直接让万尼亚把他吃掉?一小只却这么吵。"

王耀用翅膀蹭了蹭苍鹰的翅膀安慰他。

"小家伙也很可爱啊。"

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完全升起的太阳,继续说。

"现在我要去看看我的朱鹮弟弟了,伊万,我们下次见。"

伊万说了句回见,目送着丹顶鹤走远。

王耀走进一片疏林地带,这儿有黑塔森林唯一一片沼泽,也是他的弟弟,本田菊的家。

沿着沼泽飞了一段,他看到雪白的朱鹮站在树下望着他。

"小菊已经起了啊,真乖呢。"

王耀弯下脖子,亲昵的蹭了蹭朱鹮火红的面颊。

"哥哥,在下快要满三岁了。"

本田菊看着他,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满是认真。

王耀看着小小的弟弟心里满是宠溺,语气温柔得能滴出水来。

"是是,小菊快要满三岁啦。"

本田菊瘪着嘴,很不满哥哥还把他当小孩看。他挥着翅膀,稍微大了点儿声说。

"三岁!是性成熟的年纪了!乖这个字眼已经不适用于在下了。"

王耀愣了愣,想到这个弟弟确实是要到了可以交配的年纪了。他看了看即使快成年还是不大的弟弟,温温柔柔地哄他。

"即使小菊十岁二十岁,也还是哥哥的弟弟啊。小菊在生气什么?"

本田菊没作声了,飞开了去小溪里抓小鱼小虾吃。

笨蛋哥哥...我才不想当你的弟弟。

王耀看着飞远的朱鹮,又叹了口气。

自家弟弟妹妹多,最担心的还是这只。小菊是朱鹮一家费了大力气才生下来的,因为不好养活,才送来给见多识广的王耀养。不是亲弟弟,王耀也拿他当亲弟弟看。现在弟弟不让哥哥亲近,王耀觉得自己更愁了。

有一窝弟弟妹妹要养,还每天被各种鸟儿骚扰。

作为一只丹顶鹤,这日子真不好过。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丹顶鹤(王耀):常成对或成家族群和小群活动,属大型涉禽,夜间多栖息于四周环水的浅滩上或苇塘边。

知更鸟(亚瑟):知更鸟叫声啭鸣似笛,喜欢活动于林地、灌丛、森林。

白头海雕(阿尔弗雷德):一般只会吱吱嘎嘎地叫,若领地接近水源就不会迁徙,整年待在那里。

云雀(弗朗西斯):繁殖期雄鸟鸣啭洪亮动听。

苍鹰(伊万):通常单独活动,叫声尖锐洪亮。

朱鹮(本田菊):不好生育。

ps:鸟类形象选自各国国鸟,但法国国鸟是高卢鸡和云雀;俄罗斯国鸟为铁翅鸽,苍鹰这一形象选自俄罗斯国徽;日本的国鸟为绿雉,朱鹮这一形象选自中日两国在朱鹮问题上不得不说的故事(x。

评论(10)

热度(215)